1111111111111111111111
首頁 > 文藝 > 本土原創 > 正文

新年感懷

2019-01-31 10:57 伊犁日報  

當新年的第一縷晨光越過天山來到梨城,輕柔地撫摸臉頰,眼眸惺忪的我,斜倚在床頭,房間里縈繞著鋼琴曲《時光倒流70年》那略帶憂傷的曲調,手機里短信不斷,不用看,也知道都是朋友送來的祝福。心里計劃著怎么度過新年的第一天,想著自己又年長一歲,內心情愫復雜如絲。

每個人都有與眾不同的命運,都有自己的人生傳奇。生于上世紀六十年代三年自然災害期間的我,一個體重只有兩公斤多的早產兒,幸虧母親在醫院工作,要不早就夭折了。母親說,那幾年克拉瑪依缺醫少藥,缺吃少穿,物資極度匱乏,醫院天天都有死去的嬰孩。我兩歲多的時候,父母回山東探親,奶奶抱著身子干瘦、肚子鼓脹、腦袋奇大的我,落下了淚水說:“把小莉(我的小名)留下吧,城里缺吃的,這孫女怕養不活。”我小時候有兩大怪癖,一是愛吃土,二是愛吮手指頭。村里的老人說我活不過十歲。奶奶不信,帶我去縣城醫院,醫生說我的腸子被蛔蟲堵塞了,需要開刀取蟲,否則性命不保。奶奶不信西醫,拉著我找村里的土大夫,記得在村供銷社買了幾顆粉紅色、形狀像寶塔似的糖,糖的表面凸起的一條條螺紋從圓形的底部斜著旋轉到尖尖的頂端,很好看,奶奶說是可以打掉肚子里的蟲子。奶奶看著我吃下一顆,又在我屁股里抹上香油。之后三天,我每天都按時吃“寶塔糖”,不沾一點油腥。我肚子痛得在地上打滾,第四天,拉出一堆白花花、不停在地上糾纏蠕動的蛔蟲。我的兩種怪癖隨之好了,身體漸漸長高了,臉色也紅潤起來,像地邊的野草貧賤而自由地生長。奶奶救了我的命。從此,只要見了白色的粉條就惡心,直到現在仍不吃粉條。前幾年,去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的烏恰縣出差,車行至煙塵彌漫的土路上發生了車禍,我幸運地撞在了集裝箱車后的備胎上,突如其來的撞擊把我的雙腿撞得青紫,根本無法行動,但非常幸運的是骨頭沒斷,命運之神又一次保護了我。2000年元旦,我下樓時一腳踏空,兩腿上下劈叉,移動不得,心想這下即使腿不斷,膝蓋也會破碎。沒想到,只是膝蓋損傷。盡管現在遇到變天時膝蓋會痛,下樓不適,畢竟沒傷及骨頭,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了。

出生于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的我,上學時正趕上“文革”時期,沒有好好讀書,倒是在學工、學農、學軍中鍛煉了意志。長大后恢復高考,終于有機會跨進高等學府的大門,求知的渴望如同久旱的土地,饑不擇食,盡情地吮吸。工作后轉換多種工作,文書、秘書、檔案、宣傳,年輕時總以為生命無限,大把大把揮霍時間,心像飄忽不定的風箏,找不到確定的方向。從小愛讀書的我,曾經對朋友戲言,將來要寫自己的書。現在轉頭看來路,似乎真有一條無形的繩牽引著,在不知不覺中一步一步把我引向遙遠的夢想。在馬年初一的早晨,我的散文榮登《人民日報》當日文學版第一位。夢想的天窗里透出令我沉醉的瑰麗風光。在有些人看來,我是個仕途坎坷、性格倔強、婚姻不幸的女人,可我心里清楚,豐富多彩的生活經歷是上蒼對我的獨特恩賜。

從一茬一茬可愛的孩子們粉嘟嘟的小嘴里,我從阿姨、大媽被改為奶奶。雖不像四十歲的韓愈“蒼蒼者或化而為白矣,動搖者或脫而落矣。毛血日益衰,志氣日益微”,畢竟臉上的皺紋越來越多,身體的皮膚越來越松,步履不再矯健,大病沒有,小痛不斷。轉念再想,一生沒有經歷饑餓、戰爭災難和大的疾病,平安活到知天命的年齡,當夢中笑醒才對。如同看到巫婆手中水晶球的孩子,笑笑說:“我知道我的結局了,不算太壞,知道了怎么結束的,我還有什么可怕的呢?”

近讀楊絳先生的《一百歲感言》,里面有這樣的話:

人壽幾何,頑鐵能煉成的精金,能有多少?但不同程度的鍛煉,必有不同程度的成績;不同程度的縱欲放肆,必積下不同程度的頑劣。上蒼不會讓所有幸福集中到某個人身上,得到愛情未必擁有金錢;擁有金錢未必得到快樂;得到快樂未必擁有健康;擁有健康未必一切都會如愿以償。

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,到最后才發現:人生最曼妙的風景,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……我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,到最后才知道:世界是自己的,與他人毫無關系。

這是一位百歲老人為我們奉獻的人生箴言。楊絳先生一百零二歲,還在出版文集。在這個迷亂多變的世上,應學習楊絳先生,筑起一道堅固的堡壘,阻擋世事的喧嘩繁鬧,保持一份淡定與從容,管他嚴冬何時來臨,獨自向著蔚藍的天空舞出自己最美的姿態!

在新年的第一個早晨,懷著一顆感恩之心,敬畏之心,端坐在電腦前,寫下這新年感懷。□(庫爾勒)李佩紅

責任編輯:馬艷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多彩彩票 彩之家 | 开心彩票平台 | 600万彩票 | 雅彩彩票 | 必赢彩票 | 乐彩网彩票论坛 |